【请点开】
主全职双花&无cp粮食
杂食且挑食
推荐只因打动我,不管自己吃不吃

链接发出12小时内挂了可以私信让我补(别评论),只要求补链接的评论都会删,超12小时就不补了,谢谢理解

不开放站外转载,站内除特殊情况也基本不开

头像封面来自@无罪之罪

《极边之地》G文退出声明

@枯木逢春雷

我也不知道自己怀着怎样的心情,一字一句地敲下这些话。

《极边之地》是我最喜欢的双花故事。说起来这故事的诞生,最开始还是我在春雷太太的喻黄篇《真实如海》下随意开了句脑洞,让她动了写下来的心思——谁知道这个脑洞越开越大,到最后居然成为比《真实如海》还要长的姊妹篇,成为她说过自己至今最费脑子和知识库存的故事。

从第一章开始我就一直在追,并且从第一章开始我就嚷嚷着要写G文。这是我最最想挑战的G文,也是我接过最难的G。故事太精彩了,涉及的文化碰撞和历史太厚重了,相应地写G也太难了。出本消息出来,我兴高采烈,仔仔细细把发出来的三十多章节好好重温并做了笔记,终于在国庆后有了脑洞。谁知,三次里本就...

【双花】吹头发

清水小日常


“张佳乐,头发没干就直接睡?”宿舍里孙哲平不由分说,把张佳乐床上拉起来。瞥见躺过的地方洇开一圈淡淡的潮痕,孙哲平皱了皱眉:“啧,还湿成这样。”

“我困哪——”张佳乐打了好大个哈欠,揉揉挂着泪花朦胧的眼,满不在乎嘟囔着:“明早抹点发蜡就好啦……”

感情这经验还挺丰富?孙哲平虎着脸扯来干毛巾,兜头兜脑给人一盖,伸手便使了力揉搓。

“呜、卧槽疼疼疼——孙哲平你谋杀啊!”被捂了一头一脸的那位张牙舞爪,蹬着腿直抗议,却被自家队长几下压服。

“擦都不擦。”孙哲平嘴上埋怨,手里动作还是轻了不少。他放松了毛巾让张佳乐呼吸,也尽量不去拉扯,只一缕一缕轻轻挤出头发的水分。...

从列兵方阵开始我就在脑补,领队是张佳乐少将、孙哲平少将

结果!!

最牛逼的东风41方阵!!!

领队是!!!孙乐少将!!!!

啊我忍不住了!!!!

【自己的一个repo】
收到自己的本子,感觉非常不真实。
明知道自己约了很棒的封设、题字和插图,每每打开电脑存的jpg都会感到欣喜;谁料想实物到手以后,惊艳程度仍然远超想象。
种种放在设计中的小心思,临到这时,我又忽然没了一条条细细说出来的兴趣。
那就留给后来我期待着的可能的repo去说吧。
本子到手,我越发不敢细看里面的文字,生怕自己更加觉得文字配不上这么好的设置,从而更为惶恐、甚至自卑。
被我约稿的人,工作室的人,买了我本子的人,阅读过我文字的人,大家对我,真的很包容啊。
然而我又非常珍惜这份惶恐和自卑,不愿意用大家出于礼貌的安慰语把它冲淡。我愿意抱着这份并不好受的自我怀疑,保持着一份清醒和谦卑,去为下...

双花本《并蒂》插图之一,画手是咕咕咕的林咕咕 @超咸鱼的木木君 

配合文本《缪斯的约定》食用

还有一张已公开插图点这里,画手是画风很棒的 @凹酱_一个酷鸽🐦 

本子8.28(就是明天)预售截止啦!

以及,只有微信没有支付宝的小盆友,可以找我代拍的呀~

宣图戳我

预售链接戳我

本子目录+各篇试阅链接(含未公开/不公开)戳此

【双花】【段子】给爷乐一个

孙哲平坐在沙发上玩手机,张佳乐歪在孙哲平身上看电影。

忽然张佳乐食指往孙哲平下巴一勾,扬起声儿笑道:“好平平,给爷乐一个~”

孙哲平伸臂把张佳乐往怀里一揽,摁着人眯起眼道:“好,给平平爷一个乐。”

(已获授权发布)全职粮食本《同行》插图之一,画手是我超喜欢的 @秋燁 !

配合文本《【庙药恶友组】黄少天在王杰希家感冒发烧说不出话

PS.我还约了她一张喻和方hhh,快落!

本子8.28预售截止,还有三天嗷!

以及忘了说一句,只有微信没有支付宝的小盆友,可以找我代拍的~

宣图戳我

预售链接戳我

全职高手无CP粮食本《同行》目录公开+各篇百字试阅戳我

【双花】夜莺与玫瑰

魔改《The Nightingaleand the Rose》

一切美好属于王尔德和双花,一切ooc属于我


夜莺飞到窗前时,青年正在写诗。

夜莺小心翼翼收敛起褐色的翅膀,柔滑地安抚羽毛栉出的风声,让自己轻飘飘停在窗沿。从那两颗黑珍珠似的眸里,他看到青年正在纸间倾诉:

If I bring him ared rose,

I shall hold himin my arms,

And he will leanhis head upon my shoulder,

And his hand willbe clasped in mine.

我若为他采得红玫瑰,

我将把他...

全职高手无CP粮食本《同行》目录公开+各篇百字试阅

文前提问:你们觉得念同xing还是同hang?

《并蒂》分为“Patners”和“Luminous”两部分

本子已到起印量,正在预售中,不会二刷,感谢大家支持

宣图戳我

预售链接戳我


-上篇 Partners-

【庙药恶友组】人类为什么要跟自己的饮料过不去

“哎呀,我是不是,噗,买错了哈哈哈哈……”喻文州终于绷不住,笑得毫无保留、特别开心。

王杰希摸出纸巾擦擦嘴,努力平息自己揍人的冲动,极力淡定地说:“别装了喻队,后槽牙都被你笑出来了。”

然后他俩在路人不明所以的目光下,乖乖地收拾喷了一地的黑暗饮料。

“喻文州,别偷笑,我看到了。”

“好啊,那我光明正大地笑。”...


【孙翔中心】Sen O Przyszłości(我有一个关于未来的梦)

挑战赛失败后的嘉世

BGM:Sen O Przyszłości(超好听的,强推)

本篇收录在全职粮食本《同行》中,预售链接戳此宣图戳此


一线峡谷。

干燥的烈风永不停歇地刮着,粗砺的质感扯得人到处生疼。寸草不生的峡谷里,他大概是盘踞半腰的一块岩石,或者一捧黄土,视野之上是戈壁撕开一道蓝盈盈的天,之下有风沙弥漫一条烟茫茫的路。隐约仿佛听见许多模糊的人声,却看不见任何人影;那些声音也听得并不真切,似乎隔了好几年的时光,从回忆里走来:

“哎,快看,那是大漠孤……”

“……百分百胜率,谁会赢……”

“……一叶之秋!”

这个名字好像惊醒了什么,眼前的景象蓦然清明,那些人声...

1 / 9

© 青霭白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