链接不补
头像封面来自@无罪之罪

【再睡一夏4:30】【双花】凤鸣3

中原将军孙x南疆祭司乐

无特定朝代和民族 

前文戳此(1)(2)


南疆虽无中原那般四季分明,春来草木的新绿却依然那么惹眼,让人见了心生喜欢。隐隐有春雷在浓云间轰隆酝酿,时近惊蛰,天地万物都在暗地里卯起一股劲,为一场尽情的蓬勃而蓄势待发。

春日青黄未接,粮草供应不来,人的精神状态也不佳,往往并不是动兵的好时节,可孙哲平恰恰认为,此刻非常值得冒一个险。

他料想踏足此地不久的对方,尚未熟悉南疆的水土,应在疲于应付异乡的春天;而自己残余的军队意外找到了栖居所,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,已经可以有一战之力了。

再加上现如今——

俯首于祭台阶下的孙哲平,依循百花部落的习俗,行着一...

【双花书摘-21H】桑加洛与样式雷(再后续)

我最怜君中宵舞,道“男儿到死心如铁”。——辛弃疾《贺新郎•同父见和再用韵答之》

这两篇的时间线埋了一点浅浅的小心思,为着这点心思又要照应史实,写起来难免有些束手束脚,不知道最终合理性怎样、能不能看得出来。

这句书摘来源的那首词,刚好在活动公布书摘的前两天,我学生的周测里考到了。我才刚全词讲解完,印象还热乎着,就猝不及防在书摘里遇到它。于是我第一个毫不犹豫地就选。我个人很喜欢辛弃疾,想来,这也是一种不可错过的缘分吧。

我很喜欢这篇,期待你的评论。 


我被瓶没脾气了,看着大家发出来的文在lof讨论得热热闹闹,我总有一种“热闹只是他们的”的失落

正文发不出来,大家自己去双花驿...

【双花书摘-7H】桑加洛与样式雷(后续)

我最后的渴求紧系住你,在我贫瘠的土地上你是最后一朵玫瑰。——聂鲁达《白色的蜂》


正文发不出来了,大家自己去双花驿站看吧,doubleflowers.top,找这个活动组

我被瓶没脾气了,累

前文在合集里,往前翻几篇就是

如果你看到了想评论,留在这里也好留在那里也行,我想看,谢谢


老子写抗战这么伟光正的东西你还屏

天大的笑话。

【黄少天&于锋 小论文】非典型友谊

黄少天&于锋,带喻文州、张佳乐、邹远

去年的黄少天生贺合志《溯光》参本解禁


黄少天大约是联盟金字塔尖那一小撮人里,职业经历最为顺风顺水的。他从来都是蓝雨最无可辩驳的C位,而他自己又无法意识到这一点,因此他永远不会对任何队友产生凌驾他人之上的优越感,也永远不会理解于锋对C位的执着。

黄少天把蓝雨当成了家一般的存在,他不可能转会,任何人也休想撬动他。在他身旁的大多数队友,也都是这样的。这就更加凸显出于锋主动离开的格格不入。

所以黄少天会毫无顾忌地质问:“蓝雨对你来说又算作什么?”

如此尖刻,如此毫不留情,简直要把“背叛者”的称号狠狠砸在于锋头上。原作里,于锋用“谢...

【全职群像】世说新语02 孙翔嗜辛辣

日更Day 04/32


蜀人嗜辣,孙翔恶轮回饮食,郁郁寡欢。

主帅周泽楷从越云言,购得蜀地辛味。孙翔大喜,力邀僚友同食,众人甚惧不敢前。

有杜明胆肥者,蘸毫末于箸间,甫一点唇,輒如窜天箭火,力拉崩倒遍寻凉饮,好不惨烈。

孙翔置评:“不若队长仪态也。”

众人顾,方觉周泽楷坐孙翔侧,举箸食辛,神色似常。少顷,只见泽楷额浮轻汗,唇若敷丹,大类红妆初成,煞是好看。

孙翔问如何,周泽楷喉间微动,久之方颔首,脖颈僵直。

众人知其寡言,今纵喉间嘶哑,亦与寻常无异;唯孙翔不觉,只喜沪遇知音,好不快活。

众人点蜡,泽楷欲哭无泪。

自此孙翔于轮回,如微盐入水,渐浑溶为一。


【...

【全职群像】世说新语01 邹远喜制香

邹远喜制香,尝研古方久之不得,偶获新香一瓮,大喜。值下吏曾信然入,不慎拂落,香瓮尽毁。信然大惧,伏地请罪。远喟然曰:“昔闻吾师张佳乐喜植芳馨,苦培稀种,唯得一盆。时主帅孙哲平自外入,无意触之,满盆尽碎。张师不怒反喜,曰‘此花得破桎梏’,拾若干根叶植于外园,与野芳荒草同生,乡间百姓亦得共赏。今吾念之,不若效仿一二,聊以慰藉。”遂命信然大开门户,使异香挥散,十里馥郁,三日不绝。


日更Day 03/32

卡文了,换个思路更

【望眼喻穿05H】【喻王】半局棋

饶是做过不少心理预备,也不是第一次走进监牢,踏向关押喻文州那间的阴暗走廊时,王杰希还是忍不住被腐臭和阴湿逼得皱了皱眉。

“这儿阴气重,您小心身子。”早已习惯昏暗的狱卒惯会察言观色,一见王杰希眉目异动,赶紧诚惶诚恐。

“带好你的路吧,”王杰希视若无睹,“哪一间。”

“前、前面就是,您请。”狱卒连忙伸手指引,并继续引路,“您小心台阶。”

将近门前,王杰希停下脚步,狱卒马上心领神会:“您请便,小的到外门候着。”

王杰希凝神静静地站着,身形笔直仿佛颀长的一尊雕塑。等身边安静了好一会,他才好似作出什么决定,吩咐自己带来的医家:“走吧。”

医家默默拱手作揖。


陈年的腐臭也盖不...

【20200501林敬言生贺】致敬,被驱逐者

Ah,you're an outcast.That's great.So are we.

——Timon,from TheLion King

 @东君出扶桑 本子《来日可期不可欺》G文解禁


林敬言至今还记得,当年他把方锐领进战队、磨合新打法的时候,前辈老何怒气冲冲朝自己质问的模样:

“林敬言,你把这蓝雨的小子带进来,究竟要干什么!”

老何是呼啸仅存的第一赛季前辈。联盟初期淘汰率惊人,能让林敬言称一声“前辈”的,没多久便剩不了几个。老何玩的狂剑士,技术是远不及孙哲平,卖起血来却一样的拼。他向来喜欢堂堂正正冲上去硬刚,几个和他一块初创的前辈也都这样,不...

【如果用花来指代张佳乐,究竟选哪一种最好?】

——一个平平无奇的repo

感谢@一根线_ 花缘的邀请,事实上也是我有些不要脸地自荐,才搭上了这班神仙阵容,真、群除我佬……

第一次写万字左右长度的同人文,对我这种短篇选手来说是一种空前的挑战——没错,在这之前我写的同人文单篇最多也就8000出头。也感谢主催们的不嫌弃,初稿提交后提出了修改建议。

【经主催同意,在这里放出我在书里写的Free Talk】

之前做封面时我就在想,如果用花来指代张佳乐,究竟选哪一种最好?

他可以是桃花,阳春三月绽放明媚的笑靥,美得欢乐美得鲜妍,教人一看便挪不开眼。

他可以是木棉,生于南国燃一树英雄...

【方王/双花/喻黄】六曲华尔兹的回心转意

沙雕向,梗源《傲慢与偏见》

剧情需要,同性共舞华尔兹的bug请忽略


“我靠我到底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……”方士谦很不习惯地拉拉领口,难得正式一回的着装衬得他轮廓修长,却也勒得他快要窒息,“张佳乐也就算了,老孙你不是最烦这种舞会的吗,你又来凑什么热闹。”

“我靠什么叫我也就算了,”张佳乐对这样的着装显然更驾轻就熟,同样系紧的领口,一点也不影响他咋咋呼呼,“还有你对孙哲平称呼老孙,对我就不能叫声老张吗!”

“老张?你??”方士谦一声嗤笑简直从鼻孔里喷出来,“看看你那张娃娃脸,啊?小美人儿乖,过来给爷疼一疼——卧、唔!”

孙哲平站在另一侧,冷不丁从后方伸出一掌,糊上方士谦那张...

1 / 9

© 青霭白云 | Powered by LOFTER